Homestuck繁體中文翻譯站 MSPA官方 | Homestuck是什麼 資源 | 關於 所有頁 | 目錄 | 搜尋 留言 | 加入或幫助 | 翻譯組
Dirk:跟外星人說話。




天王星闇影uranianUmbra [UU] 開始激勵 蒂邁歐篇證言timaeusTestified [TT]

UU: 我看你就要開始了。你真的超棒的。 ^u^

UU: 我現在身處忌妒的危險邊緣了。

TT: 為什麼?

UU: 喔,只是我的行程走得U一點點拖延。我想要和你們的群組做一些可以說是同步的協調,但這件事開始看起來愈來愈不可能了。

UU: 我的客戶端玩家一如往常是個挫折的源頭。 u_u

UU: 我以為我們把事情都講好了,但他總是出事。

UU: 我甚至在我最近一次給他的訊息中說,如果他想要改當伺服端,我完全可以接受啊,我只想要開始而已!

UU: 但是我至今仍沒聽見他的回覆... >:u

TT: 這種事或許總是如此,我現在也遭遇到了很多問題,我因而必須大幅即興發揮。

TT: 咱的處境沒什麼好給忌妒的。

UU: 但是至少我能確切知道你們的冒險會如何前進啊。

UU: 但對於我自己的,我並沒U那樣的享受!這真的時常令我心煩意亂,U其是我必須指望他做事的時候。

TT: 這個嘛,說實話,你的兄弟絕對是有什麼問題。

UU: 這是真的。

UU: 不過,我確定我說過,他不太算是我的兄弟。我們是U關係沒錯,但不是人類的那種兄弟姐妹的關係。

UU: 我們的基因相近,但在許多方面又相當不同,事實上,我們的血色甚至並不一樣!

UU: 但我時常叫他兄弟的原因是這離真實情況夠接近了,就像你也用這個字眼稱呼你的祖先一樣。

TT: 是啊。

TT: 給他一些時間吧。他大概終究會配合的。

TT: 如果你最終沒有啟動進程,你根本不可能會在繁華國度上醒來吧。

TT: 我是指,如果不是你在將來建立了那個進程,否則應該根本就不會有地方讓繁華國度存在吧。除非我搞錯了這些東西的運作法則。

UU: 是不會,我想你應該是對的。

UU: 當我等待他的回應的過程中,我想我大概會去小睡片刻,然後看看雲朵們能給我什麼指導。

UU: 僅管近來我看見比往常更多的黑雲在蒼穹之地冒出。這是我最不願碰見的趨向。 u_u;

TT: 你還幸福有雲。

TT: 我放眼看見的只有無窮無盡的怪物。

UU: 說得對! :U

UU: 我真的好欣喜自己可以成為繁華夢遊者喔。我肯定我的兄弟也會對他的陰森屬地相當興奮。

TT: 說到這個,

TT: 我有一個問題,我或許可以參考你的建議。

UU: 真的嗎?

TT: 我殺死了一位潛進我房間裡要暗殺我的特務。

TT: 我不確定現在該怎麼辦,我想我是可以直接把他的屍體拋走。

TT: 但現在我的躲藏被抓包只是時間問題了。

UU: 是啊,這是很棘手。

TT: 我實在想不出任何應付的方案,我是指,在被發現之後。

TT: Roxy過得可輕鬆了。她就只是飄出太空,對周遭的危險完全渾然不覺。

TT: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只有我需要這樣,一次操控兩個醒著的人格。

TT: 我以為我習慣了,但它仍舊讓我的生活十分緊張難安。

TT: 你知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是說,你閱讀過類似的前例麼?

UU: 我不知道前例,但我認為對於一位心靈之英雄而言這樣的人生路途是非常U理由解釋的。

UU: 心靈所掌轄的路途可以是個被分裂的人格的旅程。

UU: 也就是說,玩家的人格將會展現出該玩家的職業可能對人造成的破碎化。

UU: 我想就是這引發了你夢/醒人格的雙重清醒,而且如果這種徵狀還將會以更多形式顯現,我也不意外。

TT: 所以心靈之王子就是這樣?

TT: 就這樣擁有多個清醒意識,或者其他的異常?

TT: 聽起來有點蠢。

UU: 不是的!

UU: 我說過,這是這種英雄的可能特徵,但這不一定會出現,而且這也不是這個元素的定義特徵。

UU: 若你了解心靈屬性,你或許會認為我們可以將它換詞為靈魂。

UU: 英雄用職業賦予的方法,於某些面向影響自身或他人的靈魂,或說,存在的本質。

TT: 那麼我基本上就是靈魂之王子了。

UU: 是的。

TT: 這聽起來應該有比較酷一點了。大概。

TT: 那我作為一位王子又能做什麼呢?像是以高高在上的帝王姿態的統治靈魂嗎?

UU: 不是!

UU: 再一次,職業和屬性的名字的表面意義是會誤導人的。

UU: 王子是個毀滅者職業。

UU: 它位於主動職業那裡非常靠近極端的地方,對應的被動職業是詩人,兩者都是只對男性玩家專U的職業。

UU: 為幫助我們了解英雄的才能,尋找出一對職業/屬性組合的正確剖析方式,並將那組合化為一段更精闢的敘述是最好的方式。

UU: 例如,作為主動職業,王子其實可以看作為「摧毀x的人」或是「 造成x的毀滅的人」,這裡的x是指屬性。

UU: 而十分被動的詩人則可以看作為「放任x毀滅的人」或者「以x招來毀滅的人 」,彷彿他們隨其屬性的意志而行動。

TT: 明顯我不是個專家,不過詩人做的事情聽起來還真怪的。

UU: 好像是!那是個古怪古怪的職業嘛。

UU: 某種程度上是一個狂野的王牌角色。非常難以預料的。

UU: 在典型情況他們會產生一些自發性影響使得其所屬團體的命運劇烈地變動。

UU: 在一些值得再提的故事中,就U那麼幾個隊伍,其中的詩人隻手造就了他們大規模的衰亡,或者是勝利的不可得,或是兩者皆U!

UU: 實際上,你們的隊伍中沒U這種人真的是很幸運。 :u

TT: 我想我們現在的情況也夠難以預測了。

TT: 所以如果我沒漏掉什麼的話,我的稱號差不多可以解析為:

TT: 靈魂的摧毀者。

UU: 沒錯。

TT: 哼...這稱號聽起來是有點比較牛逼了我想。

TT: 但是我不覺得我會有多大的需要去摧毀一個靈魂,除非我那天變成某個卡通壞蛋巫師之類的。

UU: 不要這麼倉促地否認自己呀。

UU: 我是說,找尋能力的用途那方面,不是指墮落成任何形式的壞蛋。 u~u

UU: 我們身為這些角色常是U理由的,而那些理由通常都會自己找上我們。尤其是在我們就要達昇至自己的神化階級時。

TT: 是啊,我會神化嗎?

UU: 沒U!

UU: 我是說,我沒U要告訴你!!!

TT: 給我他馬的暫停一下。

TT: 你為什麼不想告訴我?誰在乎劇透啊。該發生的就是會發生。

UU: 是很U道理,但是這樣做會讓我們雙方的生活變得複雜地可怕,讓將要到來的事件都只是事件自身自我滿足的結果!

UU: U大量的教學文件在這事情上都描述得非常清楚。

UU: 而且,你說的好像我什麼都知道一樣,但我其實根本沒U。 upu

UU: (抱歉那個是側邊的吐舌頭)

TT: 等等。你不是什麼都知道?

TT: 我以為你是的。

UU: 我是讀過你們大部分故事的文字紀錄並且U把各段攏統、過度龐雜的冒險記錄盡我能力所及地整理起來。我對於這些事件僅U身為歷史學者的詮釋權,而且還會受我的資源來源的擺佈。

UU: 我同時也能夠在我的終端機上取得你們的冒險的大部分活動畫面,但這也是U限制的。我想坦承這點你應該就不會再繼續煩求我了!

TT: 什麼限制?

UU: 我可以檢視所U你與你的連線玩家們所參與的事情,在地球上,從你們出生開始,直到你們進入遊戲。

UU: 我也可以檢視你們的進程開始後的一點事,但是時間不長,都要感謝你那位醉醺醺的好朋U。

TT: 老天。她做了什麼鬼事?

UU: 她讓你們的進程全部黑掉了!

UU: 我很確定她的行動不是故意的,但我卻因此完全無法看見在那之後的事情。

TT: 哼嗯。

UU: 但我不覺得這對我們雙方是一種損傷。我仍然希望我們能合作,並能彼此幫助扶攜。

UU: 其實很簡單,到一個時間點之後,我們在暗處只需要更頻繁的互相溝通就好。

TT: 好喔。

UU: 所以啊,你的未來還是U許多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或至少不是第一手。

UU: 說來你們大概也是在經歷冒險嘛,我非常很熱衷於欣賞你們這群英雄的不可思議的故事喔。 ^u^

UU: 雖然我沒辦法看見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我可以用猜想的啊。我常常這樣做。我想,跟你分享我的猜測應該不會U問題吧。

UU: 事實上我現在覺得,這樣做一定會非常U趣的!

TT: 猜想?

UU: 是啊。就是理論!我們檢視所U的線索,然後大膽假設。

UU: 那一切會是什麼意思呢?你們的冒險大史詩裡的所U事物都指向一個中心謎團,我現在還沒辦法解開的。

UU: 如果經典的編撰者沒U已經先將它正名為「那個東西」的話,你們或許還會稱它叫終極謎團。

UU: 我U好多好多的理論,我該從哪裡開始好呢。

TT: 所以...

TT: 可以說,你對我們著迷了。

UU: 我不會到這麼過火啦!喔天,我大概表現得像個徹頭徹尾的怪人了。

TT: 不,不盡然。我只是想瞭解。

TT: 所以我是否可以問,

TT: 只是想更清楚了解你所謂的「欣賞」的意含,

TT: 當你開始進行你所謂的猜想的時候,你是完全依照事實基礎嚴謹地架構的嗎?

UU: 嗯? :u

TT: 還是你是開始...

TT: 創作。

UU: 呃呃呃呃呃嗯...

TT: 我想問的是,你有沒有寫過有關於我們的故事?

UU: .....

UU: U。 u_u

Homestuck 著作權 屬於Andrew Hussie。這是由讀者所製作的非官方非營利目的翻譯版本。網站由 Blogger 技術提供
Homestuck繁體中文翻譯站 MSPA官方 | Homestuck是什麼 資源 | 關於 所有頁 | 目錄 | 搜尋 留言 | 加入或幫助 | 翻譯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