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stuck繁體中文翻譯站 MSPA官方 | Homestuck是什麼 資源 | 關於 所有頁 | 目錄 | 搜尋 留言 | 加入或幫助 | 翻譯組
Jane:敲UU。



勇氣探長gutsyGumshoe [GG] 開始敲 天王星闇影uranianUmbra [UU]

GG: 哈囉?

GG: 你在嗎?

UU: 在的。

GG: 噢天!你回應了!

GG: 你從不回應的。

UU: 可不是?

GG: 呃,不是。沒有要怪你的意思。

GG: 我只是很驚訝。

UU: 好吧,那麼。

UU: 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呢?

GG: 嗯...其實沒什麼事。只是覺得跟你聊一下不錯。

GG: 我開始覺得我會是我們朋友中唯一生還的人了。

GG: 或許這片滿是蠑螈骨骸與塵封遺跡的國度開始將它的幽暗感染了我。

GG: 更別提那隻非常討人厭的商業小丑的現身,和他的巨大褲襠。

UU: 是可能。

GG: 我仍然在試著尋找我爸的蹤影。我已經蒐集許多線索,可能離他愈來愈近了。

GG: 你會不會剛好知道我能不能很快就會見到他呢?

GG: 嗯嗯嗯...

GG: 你在嗎?

UU: 喔我在。

UU: 繼續朝你前進的方向走吧。

UU: 事情終究會U回報的。你會看到他。

GG: 呼!知道這個真是太好了。謝謝。

GG: 你的回話不常出現未來花絮的。呃,也不是說我會特別渴望去相信你的話。

GG: 但我覺得我最近對那些事的態度有些轉變了,我想這應該提一下。

GG: 所以,嗯。

GG: 嘿。

GG: 你那邊還好嗎?

GG: 感覺你挺分神的

UU: 抱歉。

UU: 我這一天過得不是很好。 u_u

GG: 什麼地方出問題了嗎?

UU: 所U地方。

UU: 該死我該從何說起好。

GG: 是你兄弟嗎?

UU: 其實不用說也猜得著,是不是?他一直都是個問題。

UU: 然而還有更多。

UU: 如今當我睡去造訪繁華國度時,我在蒼穹之地只看見一片的暴風雨雲。

UU: 我可愛的藍色大圓被烏雲覆蓋了。我害怕它不久後就會轉成全黑,王國將籠罩在黑暗之下。

UU: 我好希望能夠理解這可怕的凶兆代表著什麼。

GG: 聽起來好糟!

UU: 而且我兄弟變得比以往更不合作了。

UU: 他U意願要玩遊戲,但拒絕用合作的方式。

UU: 我告訴他很多次了,我必須要一起努力才能獲得勝利!但他只想要再來一場我們之間的競賽,就像我們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

UU: 他要殺我的威脅愈來愈不能只再當作是個虛張聲勢的恐嚇來等閒視之。

UU: 我很怕事情會演變到我不得不先殺死他。

UU: 可是我不確定這件事要如何進行,甚至是我能不能勝任。 umu;

GG: 我完全不知道你要處理的狀況是這麼的嚴峻。我感到很遺憾。

UU: 是嚴峻。但我應付得來。

UU: 最大的麻煩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在沒U他的情況下開啟一個成功的進程。

UU: 雙玩家的進程已經夠危險了,只剛好滿足最小遊玩人數限制。

UU: 而且我U可靠的根據可以確定我們兩人是能夠勝利的,特別是U於我們的...嗯,多種U勢,沒U要自誇。

UU: 但我完全不知道一人的進程是否可行。

UU: 老實講我甚至一生都無法想像那會是怎樣的。

UU: 它或許將和你們的一樣成為一個空進程,但不會U任何復甦的承諾。

GG: 你確定他的事真的沒希望了嗎?你們真的沒辦法為了玩這遊戲而立個休戰協議嗎?

UU: 我以前都希望能夠這樣啊。可是我開始懷疑了。

UU: 他幾乎完全不在意U戲本身,只將它當作是帶我們逃離這顆星球的工具。

UU: 他一直都更積極地在參與我們之間正進行中的另一場U戲。

GG: 我記得你以前有稍微提點過這件事,但我一直都沒有很理解。

GG: 什麼遊戲?

UU: 這個...

UU: 這很簡單。我們正在一起玩一場U戲。

UU: 自我們認識對方以來,我們就被迫要玩。

UU: 但是它的規則是很複雜的,而且時常變動。而且它們U時一點道理都沒U!

UU: 至少,你會這樣覺得。

GG: 我想聽!

UU: U許多項目是你不會認為是規則的,它們更像是迷信。

UU: 繁多的戒律和約束。如果打破了就會招來不幸。那會是個很不好的霉頭。

UU: 就是這些原因使我不能告訴你我的名字。

UU: 那樣做會讓我們一起掉進一條災難滑坡裡頭!但我一直都好想要告訴你。希望我的不得已沒U拖累到我們的友誼。

GG: 當然沒有。我很久以前就將你的保留和你的許多怪癖一樣淡然置之了。

UU: ^u^

GG: 我還是想要再了解這個與你兄弟之間的遊戲。

GG: 你可以形容一些其他的規則嗎?

UU: 嗯嗯,好哇。像是我們在最終決勝之前都要放棄使用血色字。

GG: 血色字?

UU: 它是跟字癖同出一脈的,抱歉雙關笑話。這是個古老傳統,用一個人的血色來作為他的打字顏色。

UU: 所以這段時間以來,他和我都採用中立的色調在說話。

UU: 大多數的人類並沒U血色字的習慣,可以推測是U於他們血色種類的缺乏。

GG: 但你們的種族有多種不同的血色?

UU: 是的。

GG: 那你的是什麼顏色呢?

UU: 我是萊姆血. UuU

UU: 而他的是亮櫻桃血,就像你們的一樣。

UU: 而且U趣的是,在古代的troll文化裡我們都會被視為賤民,不過既然這裡只U我們獨自二人,這也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情。

UU: 也因為許多不同的原因,他的血色是非常稀U的,只會因為基因出錯而出現。那樣的人會被社會排斥,他們在社會階級中沒U地位。

UU: 在另一方面,跟我U同樣血色的人事實上曾經是非常常見的!但他們最後被獵補至滅絕。

GG: 天啊。為什麼?

UU: 那場屠殺的歷史細節非常含糊不清。這是在你們那詳細複雜的史詩故事之中最令我氣憤的空白。

UU: 但我推測他們的滅絕是跟他們傾向會擁有的某種超級強大的能力有關,以及他們對權威造成的威脅比起其他的低等血還多更多。

GG: 你是說你也有那樣的能力嗎?

UU: 或許。 :u

GG: 但他沒有?

UU: 他U其他的,呃,特徵。

GG: 或許他是在忌妒你,因此有這樣的怨恨?

UU: 喔,是U可能。他一身都是亂源。你隨便說個什麼問題他都U。

GG: 照你的形容,我從來都想像你們好爭鬥的關係幾乎全是在網路上進行的。

UU: 是的,沒錯!

GG: 而且你跟他也從來沒當面見過面。可是你剛才說的事情很明顯跟這個說法衝突了?

UU: 嘆。

UU: jane,我很抱歉,但這是我不可以解釋的事情。否則我們將會太趨近於破壞規則的深淵,然後我們將會通通完蛋。

UU: 就算我得以自U地談論它,這也要花太多的時間去解釋。我不久後U真的必須睡了。在這麼黑暗的時期,我真的很害怕擔心繁華國度上的人們。

GG: 我了解。

UU: 只能說,所U玩著的遊戲都U界線,都是一座所U元件與動作都被局限在其中的舞台。

UU: 就像棋盤!在它們的二維方陣的邊界之外是沒U遊戲存在的。

GG: 有道理,但我看不出這有什麼關聯。

UU: 我知道。我先前吹捧規則的重要性,那甚是我不懷好意的欺弄。

UU: 但當人的行為全只能是一個U戲裡的動作時,他也只能這樣了。

UU: 我真的很對不起,jane。自我們對話的第一天起,我就好想要痛快地告訴你許多事情。

UU: 你是我親愛的朋U。你和你的好U們,你們都是我唯一認識的朋U。

GG: :B

GG: <3

UU: uUu

UU: 我本來計畫要給你一個禮物的。

GG: 真的??

UU: 是的,我原本是想要在我完成了自己的旅途之後再送給你的。

UU: 但如今事情看起來有些前景黯然,我或許該考慮提前將它交付給你了。

GG: 是什麼呢?還是說這會是個驚喜?

UU: 是驚喜喔!不過我也能告訴你更多一點。

UU: 那會是我的jUjU。我非常親愛它。

GG: 你的juju?

UU: 算是種法寶,具U許多希奇的性質與施用規則。

UU: 正如你也許已經從我身上發現的,我從痛苦的經驗中學習到遵守規則絕對會使你付出代價。 :U

GG: 你在從哪裡得到它的?

UU: 這是個傳家之物,可以這麼說。從袓先那繼承而來的,我一直都擁U它。

UU: jUjU的起源,據說是不可能考據的。U種說法是,它們與虛無同時誔生。

UU: 它們無法被真正地被再製。如果哪裡同時出現了多個一樣的東西,那純粹只是某些因果關係所造成的蜃景!

UU: 它們也不會被摧毀。至少,不會完全。

UU: 所以當我將它送給你時,這將非同小可。它不會單純被煉金機制複製出來。

UU: 而是你會成為它的新主人,而我這裡的它將不複存在。

GG: 唔... 天啊。

UU: 但不幸的是,除非我也送了我兄弟的jUjU過去,否則它會是沒U用處的。

UU: 同時,除非我在我們的遊戲中打敗他,否則他不會放棄他對他jUjU的控制權。這U是一個規則。

GG: 聽起來你們倆在這場遊戲上真的是忙得喘不過氣。

UU: 喔是啊,我們的確連要吸一點空氣都U困難。 ~_u

UU: 但是這沒關係的。我喜歡U戲。

UU: 不過另一方面,我的兄弟他...

GG: 不算是太熱愛遊戲?

UU: 喔不是,他倒是相反。

UU: 他對U戲的熱烈情感超越了人類對喜愛的理解。

UU: 如果真要理解的話,那就像是完全領悟了U戲的...

UU: 怎麼說呢。

GG: 呃。

GG: 美好?

UU: 恐怖。

Homestuck 著作權 屬於Andrew Hussie。這是由讀者所製作的非官方非營利目的翻譯版本。網站由 Blogger 技術提供
Homestuck繁體中文翻譯站 MSPA官方 | Homestuck是什麼 資源 | 關於 所有頁 | 目錄 | 搜尋 留言 | 加入或幫助 | 翻譯組